World Affairs全球焦點-印度崛起Rising India

美中競相爭取 印度左右逢源

/江春男

 

印度四周國家對它形成眾星拱月之勢,除了中國,均甚弱小,強化了印度在南亞的老大地位,印度打造亞洲最大的航母艦隊,與俄、日、美安全聯盟,都是以中國為假想敵。本文作者江春男,為前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資深媒體人與政治觀察家。

 

美國國務卿萊斯和中國總理溫家寶最近先後訪問印度,他們都是帶著一堆禮物登門拜訪。印度的國際地位日益重要,成為強國爭相拉攏的對象。由於它的戰略地位和發展潛力,它已經被視為崛起中的「大國」。

 

中印邊界戰爭 傷害印度自尊心

 

印度和中國一樣,在二十年前即號稱即將崛起,現在中國已經被公認是大國,而印度卻仍然在崛起之中,任其在經濟科技和軍事各方面的快速發展,甚受國際矚目。

 

印度是一個特殊的國家,事實上,它根本不像國家,很少人稱自己是印度人的,「印度」這個名稱在甘地時代才開始流行,以前的印度人只稱自己是來自哪個邦的人。

 

印度是一種文明,是一個次大陸,它有和中國類似的印度中心主義,認為印度是這個世界的中心。它曾被大英帝國統治兩百年,但它繼承帝國遺產,至今也仍然保有帝國似的榮譽感和自尊心。他們跟中國有很大的情結,印度人想跟中國人比,但中國人卻不在乎他們,讓印度備感挫折。

 

印度一直把中國當假想敵,一九六四年當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時,印度即想迎頭趕上,神密地研發核彈。

 

後來印度也在一九九八年進行核試驗,中國有洲際導彈,印度現在也有洲際導彈。

 

二○○一年一月六日,印度成功試射烈火II型的彈道導彈,有效射程達三千公里,舉國一片歡呼,這種導彈是以中國作為假想敵的,想不到,中國對此的反應是一片沉默,讓印度人十分失望。

 

印、中的歷史情結,從尼赫魯時代開始,尼赫魯以為印度是老大哥,處處想要拉拔小老弟的中共,在聯合國大聲替中共講話,又拉中國參加不結盟國家,結果卻得到中印邊界戰爭,印度軍隊措手不及,吃了敗仗。尼赫魯的外交政策失敗,他個人備受政敵攻擊和譏笑,不久就去世了。

 

這場邊界戰爭留下深刻的歷史裂痕,因為它牽涉到印度的國防戰略思想、領土疆界概念以及民族自尊心。

 

全方位的外交 針對中國反包圍

 

印度是多人口、多種族、多宗教、多種性、多政黨、多語言的國家。全世界所有的宗教,在印度都有,官方語言有十幾種,方言達三十種,這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統治的。印度從沒有過任何有形的、政治的、社會的或宗教上的統一。在英國統治時期,印度共有五百個大小不等的王國,英國的一兩千位殖民地官員,用分化手段,間接地控制這個比英國本土大數十倍的領土,並且以此為基地,向北伸展到阿富汗、中亞和西藏、東亞、東南亞、香港,印度是英女王頭上最珍貴的王冠。

 

正如瑞典歷史學家貢納爾米德爾(Gunnar Myrdal)曾在亞洲的戲劇一書指出,「每一個新生政權的最初的、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就是緊緊保住遺留給它的那份領土,凡是殖民國家曾經統治過的地方,新興國家就一定要統治。」中國和印度都是如此,中國要繼承大清帝國,印度想以大印度聯邦的形式,繼承英屬印度的疆界。

 

印度的陸地邊界長達一萬五千公里,西接巴基斯坦,北臨中國、尼泊爾、錫蘭、不丹,東與緬甸接壤,東南與孟加拉為鄰,這幾個國家以放射狀分布在印度四周,形成眾星拱月之勢,此為印度在南亞的老大地位奠定基礎,也讓它念念不忘昔日大英帝國的落日餘暉。

 

在印度洋稱霸的印度,因為地理環境和傳統文化而採取一種孤芳自賞的封閉心態,它在自己周圍築起一道堡壘,從北部以喜馬拉亞山為屏障,南部面向大洋,除了南亞之外,全世界似乎與它無關,它用堡壘把自己囚禁在裡面。從裡面看,這座牆似乎有十丈高,但從外面看,卻只有五尺。在經濟方面,印度也被社會主義的堡壘包圍住。

 

在冷戰時期,印度屬於蘇俄集團,而巴基斯坦則與中國合作,被老美拉過去一齊對抗蘇聯,世界最強大的民主國家和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卻屬於敵對陣營,美國寧願與共產中國和軍事獨裁的巴基斯坦交朋友,也不願意和印度做伙伴。

 

冷戰結束後,印度在外交上逐漸走出印度洋,在經濟上逐漸開放,它重新為自己定位,美、歐、日都積極與它重新交往,印度也推動東望政策,向東南亞及東亞積極發展關係。在中東方面,它與伊朗有很深的歷史文化淵源,又有能源和戰略上的利害關係,最近幾年,印度與以色列也發展良好的關係,同時它和穆斯林國家也廣為結交,這是一種全方向外交。

 

真正給印度人帶來最大信心的是雄厚的科技力量和訓練有素的科技人才。在全世界五百大公司之中,三分之二以上都在印度設立外包中心。印度的國防研發部門,從人工智能、機器人、激光技術到隱形技術,從航太科技、火箭衛星、太空研究等等尖端項目,印度都有一席之地。它與美、俄、歐盟、中國和日本等國並列為航太大國,這種高科技水準在國防工業方面,對其海軍的貢獻最大。

 

印度基於國防戰略和能源安全的需要而積極發展遠洋海軍,它為了維護從阿拉伯海到南中國海的勢力範圍,而大為發展航空母艦和核動力潛艦。

 

印度用改造、自建和引進等三種不同途徑,打造亞洲最大的航母艦隊。它向俄國購買基洛級潛艦,向法國購置幻象戰機,它在靠近馬六甲海峽的安達曼海建立遠東艦隊和遠東海軍司令部,又在附近成立一個跨軍種的聯合防衛司令部,它想要在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航道充當門神的角色,並且把觸角伸到南中國海。

 

它和俄國、日本以及美國均組成安全伙伴,又與越南、新加坡、印尼等東協國家加強軍事合作,這些均以中國為目標的反包圍戰略,因為中國永遠是印度的陰影。

 

主要潛在威脅 印度認定是中國

 

邊界問題是中、印之間最直接的衝突,這些邊界當年均為英國殖民地官員所畫定的,最有名的是麥克馬洪線,其次是約翰遜線。印度認為這是印度的疆界,但中國根本不承認這種界限,它所涉及的範圍有幾個台灣之大,雖然高山空氣稀薄,人跡罕至,但在戰略價值卻難以估算。

 

西藏和克什米爾這兩個地區對印度而言,都是重要的戰略緩衝區。失去西藏的屏障,好像中國人已經來到印度的大門口。而失去克什米爾這個以穆斯林教徒為多數的自治邦,則印度作為世俗民主國家的基礎將會動搖,而這兩個地區都跟中國有關。

 

印度認為中國不但是主要的潛在威脅,中國現在已用各種手段在孤立和包圍印度。南亞各國除了印度之外,均長期接受中國的經濟和軍事援助。巴基斯坦的核技術和導彈技術均與中國有關,尼泊爾有毛派反叛軍作戰,孟加拉的軍官在中國受訓,緬甸軍政府彷彿中國衛星團,錫蘭亦有如中國的附庸國。

 

中國認為印度對這些南亞國家態度傲慢,把他們當作勢力範圍,不容外人染指。中國批評印度仍然以帝國自居,但印度卻認為中國居心不良,百般阻撓印度的崛起,要讓印度走不出印度洋,最好困死在印度洋,因此挑撥南亞各國跟印度搗亂,讓印度疲於奔命,分身乏術。

 

基本上,這些冷戰時期的思維方式現在逐漸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中印合作互惠互利之說。中國與印度除了經貿與科技合作,還想以中、印、俄的三角結盟,來制衡美國。但是美國也想把印度拉進來參加美、日、澳的民主聯盟裡面。美國、中國和俄國都支持印度出任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印度現在左右逢源。

 

九一一之後,印度重新發現自己的戰略地位,在它後面有中國和中亞、左邊有中東、右邊有東南亞,它處於能源和海上安全的樞紐。向西可達阿拉伯海和波斯灣,向東可往南中國海,台海到東亞,而它在南亞稱霸,未逢真正對手,鄰居均老弱婦孺,不堪一擊,其處境比中國更有利。

 

國際上的專家幾乎一致預言,印度將為明日之星,不但在經濟和科技方面潛力無窮,在文學、哲學、宗教、人文方面也提供無數機會。

 

印度蹣跚而行 步伐雖慢卻穩定

 

中國和印度是世界上僅存的從未斷裂的文明古國,在兩國現代化的過程中,有如兔子和烏龜的賽跑,中國跑在很前面,但是前途充滿變數,相反的,印度步伐緩慢有如大象蹣跚而行,不過,步伐雖慢,卻是穩定的。

 

這兩個自我中心的文明古國,要拋棄成見與恩怨,變成真正朋友,恐怕是一件相當花時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