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Affairs中國板塊-香港民主

學習古巴革命英雄爭民主

中央社專訪香港「街頭民主鬥士」梁國雄

/中央社香港記者陳倖嫚2627

 

多年來,一頭披肩長髮、身穿古巴人民英雄捷古華拉圖像T恤,是香港著名街頭民主鬥士梁國雄(綽號「長毛」)的標記。對於其街頭抗爭,歷來有人批評他偏激,也有人表示贊同。但無論怎樣,其衣著裝扮已令其民主鬥士形象深入民間;遠遠看到這種獨特裝扮時,不認識他的人都會說:「這是『長毛』,又在抗議了!」

 

這幾天社會大眾又再對「長毛」議論紛紛。但這次不同的是,是討論他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原因。他於十二日的立法會選舉中意外當選,成為報章爭相採訪的對象,人氣急升;而他連日來到處謝票,也引起民眾的議論。有人對其當選感到意外,是因為選舉之前,幾乎所有民調及學者專家都沒有預期他會勝出。

 

但從「長毛」這幾天謝票時所引起的轟動觀察,似乎其當選一點也不意外。

 

(小標)「我沒有請大家吃過一顆荔枝龍眼」

 

記者十七日整天跟著「長毛」在選區新界東到處謝票,所到之處,不少人樂於與他握手打氣;每當「長毛」大聲呼喊「我沒有請大家吃過一顆荔枝、龍眼,每一票都是發自你們的內心」時,總博得街坊鼓掌歡呼。

 

謝票時,有人跟他說:「我們整條街都擁戴你,四年後要把你捧做特首,但記住不要動手打人。」也有一位老伯拉著他說:「想爭取在火車站外多種幾棵樹。」又問:「可不可以在每座住宅大廈貼上你的電話,街坊有很多事要找你。」可以想像,民眾多麼期待他在議會內為他們爭取權益!

 

對於民眾的要求,「長毛」一般來者不拒,即時留下電話給對方;而民眾的熱情支持,也在顯示出他的當選,絕非偶然;而梁國雄本人也不認為自己當選是偶然的。他說,其當選是因為行政長官董建華的管治危機很深,很多人不滿政府,因此選出像他這樣可以拋開一切、走上街頭的人為民請命,以及向政府宣不滿。

 

不過,對於這麼一位一向習慣以激烈手段抗爭、且裝扮特殊的街頭鬥士進入議會殿堂,還是難免令外界質疑他是否會在民意殿堂內繼續採取激烈方式來表達意見。事實上,在謝票時,就有人對其外形表示有意見,要求他把髮型服裝弄整齊和乾淨一點。對於這些要求,「長毛」一般只是禮貌地回應說:「只要不違反原則,我都可以考慮。」

 

但其真正想法又如何呢?

 

「我不是個尊貴的議員,我依然是長毛,一個會吃飯、飲茶(喝茶)、去廁所,住在公屋的平凡人。」梁國雄在謝票時就是這樣大聲喊著,話未說完,半支煙便從他的手中飛擲到馬路上。這些舉動是內心的真實表現,實際上也回應了部分市民的要求。

 

(小標)「我在街頭做的事也都會在議會做」

 

過往梁國雄曾因擾亂立法會秩序而坐過兩次牢此外,他也曾焚燒特別行政區區旗、北京領導人江澤民的圖像,也曾因為抗議北京「六四」鎮壓而焚燒假棺材。被問到以後是否還會以類似偏激手段表達意見,梁國雄堅定地表示:「我講了很多次,會的。」

 

但以什麼方式表達,他神秘地說:「現在很難講,大家拭目以待。」

 

他強調:「我在街頭做的事,我也都會在議會做,但當然不是每天都做。我覺得不合理的事,我在街頭上公然抗命,在議會裡面也會。」

 

被問到行動過激可能會觸犯議會規則時,他還是那句老話:「大家還是拭目以待吧!」

 

對爭取民主自由的其他鬥士來說,無論梁國雄是否會改變其形象或議事方式,似乎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同夥將會堅持其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

 

四十九歲的梁國雄,從十四、五歲開始就想從政,原因是覺得社會充滿不公平的事,不平則鳴。

 

回想起當初從政的意念時,他淡淡地說:「小時候(寄人籬下)的經歷,我覺得這個社會很不公平,少數人為了自己的私利去統治社會是不正當、不正確、不公平的。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也增長了見聞、學識,我的信心(爭取公平)也更加堅定。」

 

梁國雄口中的小時候經歷,是指他幼時因家貧被送往親戚家寄養。他說,自小因此體會到不平待遇的感受,遂把不滿之情寄託在閱讀上,並因為讀到馬克思書籍而踏上爭取民主的道路。

 

他接著說:「數之不盡的事,讓我想接觸政治,因為香港當時是殖民地統治,官商勾結嚴重。但現時香港特區政府開始似乎更加比英國人統治時走了回頭路,因為有小圈子選舉」。

 

「長毛」的助選員兼街頭運動老戰友李達強表示,「長毛」是一位堅持理想的人,很真;由於小時候的坎坷遭遇,所以他經常為弱勢族群爭取利益,這可能是「長毛」的天生性格吧。

 

(小標)「任何一個民主體制都會有反對黨」

 

梁國雄是家中獨子,父母早年離異,年幼時隨母親從中國大陸避難來港。為了討生活,母親充當女傭;而他與大多數貧困家庭的小孩一樣,因為家裡沒錢,自小寄養在親戚家中。

 

他曾於一九八八年結婚,婚姻年後結束。

 

長毛自言為人率直,一向不畏強權,我行我素,但一生中也難免有些憾事,就是欠了兩個女人-母親和前妻。他說:「為了爭取民主,我整天在街上抗爭,犧牲了她們原來可以擁有穩定和更好的生活。」

 

去年底與梁國雄相依為命的母親不幸逝世,令他陷入人生低潮的時刻。

 

母親逝世後,他又回到街頭抗爭。梁國雄所以不斷走上街頭抗爭,是因為非常不滿現有的政治制度。他認為,現有的政治制度,譬如行政長官的選舉,從頭到尾都是小圈子選舉,是官商勾結,禍國殃民的根源;一個由少數人去統治,將少數人的快樂建築在多數人痛苦上的管治,一定會受到民眾的批評。

 

他說:「香港的問題應了一句話『權力令人腐化,絕對權力,令人絕對腐敗』。特區政府是由中共欽點,特首是由幾百有錢人捧他上台的,它的施政當然只有兩種,第一俯仰北京的鼻息,以及與幾百權貴朋比為奸,才會出現所謂的官商勾結、劫貧濟富、裁員減薪的事,使受害的香港市民數以百萬計。如果它不改革,這個危機是無法解決的。」

 

梁國雄激動地說:「如果這種不公平的制度不加以改革,香港人只有坐言起行,爭取自己應有的,去改變政治制度。」

 

對於很多人認為其處事偏激,他反駁這是香港部份權貴散佈的歪論,也代表本地媒體政治水平很低。他反問:「在任何一個民主體制下,都會有反對黨,為一些壓力團體而去反對政府某些或全部的事情,這些難道也叫做滋事份子嗎?」

 

部分人所以認為他的抗爭運動偏激,是中共長期壓制中國人的結果。此外,當中也與中國文化中含有專制思想及英國長期殖民地統治有關。

 

(小標)「本來就會有很多人反對不同的事」

 

梁國雄說:「我是偏激啊,這個世界,基本上會有很多人反對不同的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別人喜歡怎麼講,是人家的事。」

 

梁國雄崇拜古巴革命英雄捷古華拉,是因為覺得對方是一位無私的人,沒有因為國籍種族而對其他人不同;他為了天下的窮苦人做事,本身參加古巴抗戰成功後,原本可以享受榮華富貴,但毅然放棄高官厚祿,而繼續去做他未完成的使命,人格非常崇高,胸襟非常廣闊。梁國雄進入立法會成為人民代表後,也許會因為客觀因素而改變形象以及遵守議事規則,不能再像過往般在議會內大吵大鬧,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今後仍會學習捷古華拉的無私精神,繼續為其民主理想而奮鬥。

 

圖說

 

外號「長毛」、剛當選立法會議員的梁國雄堅持理想、很真;小時候遭遇坎坷,所以常為弱勢族群爭取利益。(圖/中央社記者倖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