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Vocabulary世說新語

心肝寶貝毛孩子

Furkid渾身毛茸茸的寵物孩子

文/中央社波特蘭記者顏伶如(3645)

 

在動物權益高漲、「政治正確」高懸的今天,過去習用的寵物稱呼可能都構成對寵物本身甚至對寵物主人的冒犯。公眾人物和新聞媒體尤其咬文嚼字,避免使用帶有歧視、冒犯意涵的詞語,以免無端「惹毛」這批動物權益前衛人士。這些寵物可不能叫畜生喔,們是愛寵物人士「視如己出」的心肝寶貝,渾身毛茸茸的可愛小孩-Furkid!(編按)

 

「哇!你的寵物小狗狗真可愛!」,如此一句讚美的話才說出口,為何遭狗主人報以白眼?

 

講究「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political correctness)的現代社會,格外注重咬文嚼字,避免使用帶有歧視、冒犯意涵的詞語。

 

碰到體重兩百多公斤的超級胖哥,別心直口快就說他「肥」(fat),腦筋靈光一點改口說他是「大個兒」(big)才保險,否則可能惹上「侮蔑人格」之嫌。

 

(小標)毛孩子、毛寶貝、毛家長

 

保護動物人士倡導人類要以「政治正確」同理心看待動物,不能以萬物之尊高高在上的態度歧視其他生物。於是,「寵物」(pet)這個字被認為對動物不禮貌且欠公平,家媥i的不論小貓咪咪或狗兒小白,都應改稱「毛孩子」(furkid)才夠「尊重」。

 

除了「毛孩子」(furkid)之外,還有同樣意思的「毛寶貝」(furbaby)與「毛小孩」(furchild)兩種版本。「扶養」這些「毛孩子」的家長,(請當心,講「飼養」搞不好又有人不高興呢),因此有了「毛家長」(furparents)的稱呼,說穿了就是「飼主」。

 

歐美社會飼養寵物風潮興起於十六世紀,狗更被視為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然而看在激進派保護動物人士眼堙A「寵物」一字明顯反映人類的霸權心態,強迫馴服動物、束縛動物,扭曲自然天性以便把動物限制在某一個狹礙空間,可憐的動物只能乞求人類施予憐憫。

 

一九七○年代晚期出現「陪伴動物」(companion animal)一詞,意思指動物與人類的關係是「陪伴」而非「佔有」。但是到了九○年代「陪伴動物」也遭到檢討,部分愛護動物者主張動物與人類的互動關係是多層次的,並不限於單純的「陪伴」而已。

 

一九九七年,動物飼主有了很新潮的同義字叫「動物監護人」(animal guardian)。有保護動物人士認為,對待家堛漱p貓、小狗或鸚鵡、黃金鼠,人類都應該像照顧未成年兒女一樣肩負起「監護人」的責任。

 

對某些疼愛寵物就像對待親生子女一樣的超級動物愛護者來說,如何稱呼心愛的動物便成了一門大學問。

 

(小標)少用「寵物」或「陪伴動物」名稱

 

「寵物」(pet)一字用不得,「陪伴動物」又不夠親切體貼,二○○○年就有了「毛孩子」(furkid)這個新字誕生,意思是飼主寵愛動物好比親生兒女,唯一差別是狗兒子或貓兒子多了一身皮毛罷了。

 

佛羅里達州《太陽前哨新聞報》(Sun-Sentinel)二○○○年三月二十六日一篇關於動物健保的報導寫道:

 

「至少有一個主要的消費者團體倡議反對動物健康保險。設於華府地區、全美最大消費者團體之一的《美國消費者聯邦》保險部主任勞勃杭特表達了該組織的立場,此番談話可能引發把寵物貓狗視為「毛孩子」的愛護動物人士的不滿。」At least one major consumer advocacy organization advises against pet health insurance. Robert Hunter, director of insurance for the Washington, D.C.-based Consumer Federation of America, one of the nation's largest consumer advocacy groups, expressed his group's view, which is likely to outrage animal lovers who think of their dogs and cats as their "furkids."

 

專欄作家丹妮絲法蘭姆(Denise Flaim)今年五月十七日在《新聞日報》(Newsday)文中寫道:幾乎所有關於嬰幼兒的任何常識,我都是從我的小狗身上學到的。雖然我並沒有誇張到稱呼牠們為我的「毛孩子」,但在我生命中,狗兒是比嬰兒排在更前面的。Most everything I ever needed to learn about babies I learned from my dogs. Although I never went as far as calling them my "furkids," dogs long predated babies in my life.

 

腦筋動得快的生意人,當然不會放過家中有「毛孩子」的「毛爸爸」與「毛媽媽」所代表的廣大商機。

 

一家叫做《珍貴皇宮》(Precious Palaces)的網站,專賣給小狗狗歇息的迷你豪華宮殿,價格從三千美元起跳。

 

家埵鳥i鳥的主人不妨參觀一下《鳥尿布》(Bird Diapers)網站,有一種精心設計、造型像畚箕的「尿布」,可以避免帶寶貝寵物出門時牠突然「便便」在主人身上的尷尬。

 

(小標)老虎和「中南美洲鱷魚」都是寵物

 

另外,招牌叫做《毛孩子寵物看護服務》(Furkid Care Pet Sitting Services)的寵物店,提供的服務就類似一般的托兒照顧,飼主臨時有事要外出時,就不必擔心「毛孩子」在家沒人照顧會餓肚子。

 

電影〈金法尤物〉(Legally Blond)堙A女主角用印有名牌商標的肩包將小狗放在包包堙A讓狗兒探出頭來陪著她四處逛街,興起許多「毛家長」爭相模仿的流行風潮。這種叫做「puchibag」的寵物袋,設計師名牌單價要四、五百美元,但許多愛漂亮的「毛媽媽」貴婦為「毛孩子」砸大錢毫不心疼。

 

「超市是為人類開的,《PETCO》是為動物開的」(Supermarkets are for people, PETCO is for pets)這句電視廣告詞,不知打動多少家有寶貝寵物消費者的心,讓《PETCO》這家股票在《那斯達克》交易的寵物用品專賣店生意興隆。

 

就像有一些調皮搗蛋的不良少年經常闖下大禍讓父母操心一樣,有些生性狂野又暴躁的「毛孩子」,發起脾氣來六親不認,疼愛牠們的「毛家長」真是情何以堪。

 

曾演過〈泰山〉等片的六○年代影星史提夫斯畢克(Steve Sipek),在佛羅里達州家中養了一頭體重兩百七十二公斤的孟加拉虎與西伯利亞虎的混血兒「波波」(Bobo)。雖然波波曾在兩年前咬傷人,史提夫斯畢克對這「毛孩子」依舊疼愛有加,並稱「波波」是這世界上他最貼心的伴侶。

 

今年七月十二日,六歲的「波波」突然翹家上演失蹤記,當地居民嚇得不敢出門,警方更是嚴陣以待,想盡快找到這隻猛獸。次日,「波波」被圍捕時做勢要攻擊一名野生動物專家,結果被警方連開五槍當場擊斃。

 

史提夫斯畢克老淚縱橫地接受訪問說,「波波」生性善良且害羞,絕不可能自己從家裡跑出來,而是有心人士設下陷阱放走牠想要加以陷害。他也指控警察開槍太草率,心愛的「波波」是被「蓄意謀殺」。

 

二○○三年十月三日,拉斯維加斯著名的魔術馴獸師雙人組「席格菲與羅伊」(Siegfried and Roy)其中的羅伊霍恩(Roy Horn),在一場演出中被一頭重達兩百七十多公斤的孟加拉白老虎咬住喉嚨重傷,生命垂危,緊急送醫後經多次手術,終於撿回一命。

 

這位德國籍魔術師在拉斯維加斯從事白老虎舞台秀有近三十年經驗,卻是頭一遭被老虎攻擊,醫師形容,羅伊霍恩還能活著是「奇蹟」。直到現在,「席格菲與羅伊」的白老虎秀仍是無限期中止演出。

 

無獨有偶,羅伊霍恩被白老虎咬傷的隔天,住在紐約哈林區一棟公寓的三十多歲男子安東尼葉茨(Antoine Yates),因為被自己偷偷養在家中一頭重達兩百二十七公斤的老虎咬傷右腿傷勢嚴重,到醫院求診時卻謊稱「被狗咬到」,引發醫護人員質疑,使得他藏匿已久的「毛孩子」恐怖身分曝光。

 

更誇張的是,他家的「毛孩子」除了這頭兩歲三個月大、乳名「小明」(Ming)的西伯利亞虎與孟加拉虎混血兒之外,另外還有一尾三英呎長的中南美洲鱷魚。公寓內的鄰居對於葉茨家庭成員竟然如此這般「臥虎藏龍」,感到震驚不已。

 

動物管制人員用麻醉槍制服「小明」之後,將牠移送俄亥俄州的動物保護區,葉茨對這頭「毛孩子」的「監護權」也宣告中止。今年六月,檢方以違反公共安全、非法私藏野生動物、危害兒童安全等罪名將他起訴,但葉茨出庭應訊時辯稱自己無罪。如果被判有罪,最高將面臨坐牢七年的下場。

 

(小標)「青蛙」最好改名叫「兩棲美國人」

 

天下事難免物極必反,當崛起於八○年代的「政治正確」風潮鬧過了頭,一字一句都要錙銖必較,甚至到了講「寵物」都會被糾正的地步時,原本講求尊重與平等的美意就全然變調,淪為無聊的虛偽做作與表面功夫。從另一種角度來看,也可以算是走火入魔般的某種型式「思想控制」。

 

波霸女星潘蜜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對知名速食連鎖店《肯德基》(Kentuckey Chickens)發動抗議,譴責這家炸雞店「以非人道且不公平的手段虐待、殺害雞隻」,雖然有保護動物權益組織《PETA(People For The Ethcial Treatment Of Animals)做為靠山,卻無法獲得廣大民眾的迴響,還引來輿論批評。美西地區政論電台〈Hot Talk 1080〉節目主持人便嘲笑她的舉動是「過氣女星企圖炒新聞的低俗手段」。

 

於是有專門抓「政治正確」小辮子、想揭穿「政治正確」假面具的毒舌派人士在網路上嗆聲,以譏諷方式主張乾脆連「動物」這個字也該禁用,全面改稱「非人類」(Nonhuman being)才對,「青蛙」最好也改名叫「兩棲美國人」(Amphibian American)以表示敬佩。至於「警犬」這個字(guard dog)更違反仁道且嚴重歧視,那就改叫「非人類安全專家」(Nonhuman security specialist),這個職稱總算夠帥了吧!